三少四壯集-那一年的眼淚

幾年前我的研究生遭逢情變,見他沒來上課,問其他同學怎麼了,他們告訴我他終於撥了電話回家,哭著坦白了情傷與自己的性向。當我知道家長竟能很平靜堅定地告訴他,快回家來吧,我們愛你,我心中異常感動,祝福著我的學生,也祝福他們這一家。我做過同樣的事,結果並不那麼圓滿,但我沒有後悔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“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‘div-inread-ad’, ‘inread’);});} 記得在第一時間父親的反應竟是,「你為什麼要說出來?」受過高等教育的父母不是沒想到,他們害怕的是社會加諸的眼光。那時我仍在美國念書,與他們近半年沒有聯絡。直到母親對我說,「我和你爸決定,就把你當做殘障,我們有一個殘障的兒子,只能這樣了」。這樣的說法我可以接受,也不得不接受。那就好好來做一個殘而不廢的兒子吧!殘而不廢的兒子心中總以為,如果能夠證明自己也能夠幸福,甚至會比他們更幸福,他們對此事的看法或許會改變。我一直對《囍宴》那部電影不太能認同。其實,存在於那樣親子關係中最大的挑戰不是坦白與接納,比那更悲哀也更困難的是,在仍充滿偏見的社會裡,追求幸福跌撞的創痛,往往才更需要隱瞞。「看吧,這就是你選擇的,你們這種人在一起怎麼可能有未來?」最聽不得的就是這句,因為不用他們說,自己心中早就鞭撻了自己不知多少回。但是《囍宴》故事一開始,兩個相愛的人終生已訂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如此好命的機率在真實世界之低,外界難以想像。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好好珍惜你?我的女性朋友對此一直不解。因為她們看到的是一個好老公,不知道在這個圈子裡,好老公只是一種角色扮演的遊戲,只會讓人加速無感而厭倦。甚至我懷疑自己至今所有在課業與事業上的努力,都是潛意識裡想對我父母的彌補,即使如此,人生有一部份的快樂與悲傷我永遠無法與他們分享,仍是最大的遺憾。只有那麼一次,跟母親提到了自己的失戀遭遇,眼淚一發不止。不知怎麼安慰我,她最後只好搬出自己的情傷,與我交換了她的祕密。「你爸在歐洲一直不肯回來,我知道這段婚姻是走不下去了,一個人帶著孩子,前途茫茫……後來,認識了一個很好的男人,重要的是他對你哥很好……」那後來怎麼沒在一起?「總要你爸回來簽字離婚啊,他一回來,我看到你哥那麼開心,想到自己從小命就很苦,突然懷疑換一個男人是不是會更好,也許自己沒有那個命……」母親說。我們這個家,一直是被太多的祕密糾纏控制,一家人真應該再這麼繼續過下去嗎?如果母親一直為了外公對她所做過的那些狠心事不解而痛苦,對自己的丈夫為何始終不同心而心寒,至少她的兒子從不希望與她成為陌生人。母親過世時我曾慶幸,母子一場,我對她到底從沒有過欺瞞。雖然對她來說充滿了震驚與痛苦,儘管在她走時仍抱著我會改變的期望。母親過世後,少了她在中間調和,與父親相處時我的感情生活只能完全小心避過。只是那回實在太痛苦了,跟父親嘆說我又被甩了,為什麼談感情這麼難?自己的父親怎麼會不了解兒子的性格?他直衝衝回我:「你鄉下人啊?見到一個就想要跟人家一輩子?」這事說給朋友聽,無不笑得東倒西歪。我卻笑不出來。因為父親的回答完全解釋了他與母親的婚姻。

A4A05EFA51411E5E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